[胡玉晖姐妹的见证分享]

感谢赞美主,他把我平平安安地带到了北卡的家。我那辆饱经风霜的车一路表现得非常出色,载着我稳稳当当地开到目的地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我一路感谢神,越发感受到人的有限和神的伟大。

整个事情的经过是很戏剧性的。在准备出发的前几天,好朋友帮我请了一位她非常信任的专业技工给我检查了一下车,那位技工告诉我这辆车根本开不了长途,甚至连Tupelo 都去不了,能开到北卡的可能性是零。原因是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后面左侧轮胎处的轴受到严重损伤,已经变形了,在转小弯儿的时候时而车胎会碰到车体而损伤轮胎,这样上高速会很危险。他说如果换新轮胎情况会更糟糕,因为新胎被刮到的可能性会更大。所以这辆车等于是被他判了死刑,只能开local不能开高速了。我问他那我该怎么办呢,他说要么花很多钱去修,要么把它卖掉,能卖一千美元就算可以了。我本来以为换了新轮胎就可以上路了,没想到要出发了却出了这么档子事儿。我在网上发了一封买车的广告,如实告知这车开不了长途,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任何人对它感兴趣。那个周末我过得很烦闷,我几乎花了一整天在网上搜查怎么才能租到单程的车,朋友还帮我打了无数个问询电话。因为我们牛城太小,没有出租单程车的业务,我必须去 Tupelo 或Memphis 才能租到车,而且单程租车费要贵很多。我最后确定了一家公司的车,只要付了款,出发当天就可以在Tupelo 取车了。但我还是觉得我的那辆车没有那么糟,所以决定再找一家修车行帮我看一下,如果再不行我就只能放弃了。于是周一早晨我便把车开到 Ray Brothers Auto Repair 让他们帮我看车。我向他们讲了这辆车的情况,告诉他们我想换两只新的后轮胎,第二天要开着去北卡。那位修车工试完了车,说你把车放这里几个小时吧,我帮你修一下。我就把车放在那里回学校做我的事去了。下午两点钟我去取车,后面两只轮胎已经换成新的了。技工说已经修好了,于是我付了钱,开着车去买第二天路上要带的东西。我一下子感觉到这辆车开起来舒服多了,以前的一些老毛病也不见了。可是除了新轮胎的花费,他们也没有收我几个钱哪!真是感谢主,他一下子就使事情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使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我心里变得踏实起来了,不必再为车的事忧虑了。

车的事是解决了,可是这么远的长途对我来说却是一大挑战。虽然驾龄也有三年多了,可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这个小牛城开的,最多开过几次机场和Tupelo,连Memphis 城里都没敢开过。虽然全家开车出过两次远门儿,也替换董武开过几下,但都是等到人家开到光明大道上才敢让给我的。而且我是路盲,一看地图就头晕,所以从来就懒得看地图,全指望GPS了。这就是我的光景,虽然如此,我心里并没有太多担忧和惧怕。相信神会一路保守和看顾的,而且我也知道好多弟兄姐妹都在为我祷告。于是第二天上午便不急不缓地上路了,要离开这座生活了三年多的小城的时候,我心中真是充满了不舍,泪水禁不住地流下来,在这里留下了多少喜怒哀乐,蒙受了多少神的恩典和带领啊。这里有那么多亲爱的弟兄姐妹和朋友们,别了,可爱的小城,亲爱的朋友,愿他日有缘再相见!

我平平稳稳地开着我的老朋友,本来考虑它伤残的躯体不宜高速度驾驶,就打算顶多开60 迈就行了,但一不留意就开到70 迈了。我心想真是对不住你呀,你这么能干我还差点儿没把你给卖了,是我把你撞成这么难看的,却又嫌弃你,你说我做的叫什么事儿呢。总之我是更加怜爱我的车了。

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真是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险情的,就是最老练的车手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尤其是车道多,车速都很快,要换到另外一个车道对我这个没有经验的人来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有好几次都因为我右侧车太多来不及换过去而错过了出口。但每次GPS都把又我领回到正确的路上来。真是感谢主,他让我一路没有遇到任何试探,平平安安地到了家,而且两天的行程没下一滴雨。我是一路想着神的恩典开过来的,虽然身体很累,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了。他祝福我们一家这么快就得以团聚,愿神继续带领我们前面的路。

胡玉晖
2009年8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