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玉晖 2009年12月14日]

从密西西比大学硕士毕业以后,经过大约两个月的休整,我觉得该找工作了。我知道因为这两年经济不好的原因,工作不会好找,但觉得自己只有小硕学历,要求又不高,只想找个实验室的工作应该不会太难吧。当我真的开始了找工作的历程以后,才知道事情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这期间让我经历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也经历了神奇妙的带领和恩典。

我九月份开始陆续投简历,几乎都石沉大海,杳无消息。这也很正常,早就听说过找工作可能要发上百封简历。为了保证完整的家庭生活,我找工作的范围只限制在北卡科研三角地区这么小的范围,因为夫妻在一起是神所喜悦的。这里虽然机会不算太少,但也不敢期望过高。有一位教会的弟兄介绍我去参加一个美国人教会举办的 Job seeking program,这位弟兄09年初失业一直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这个program 每个星期一有活动,我便开车30 多分钟去参加。那是一个很大的教会,据说有五千多人。第一次去我大大吃了一惊,有那么多人来参加这个活动,估计那天有两三百人吧,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失业者,而且大多数都是美国人。这个program 的目的是帮助这些找工作的人如何提高面试的成功率,怎样写一份好的简历等等。最主要的是让大家互相认识,特别是同一行业的人,建立一种关系网,从而有可能通过朋友介绍的方式找到工作。当时我旁边有一位美国人,他说他在参加好几个这样的活动,他给我看了他的时间表,排得满满的。那时我觉得找工作没啥希望了,这么多有工作经验没有任何语言障碍和身份问题的美国人都找不到工作,我哪里会找到工作呀。我只去参加了两次这个活动,因为自己不是善于交际的人,不太容易和别人建立互动的关系,所以也就放弃了。回家继续投简历吧。

说是找工作,其实我只把眼睛盯在一个地方网站上,碰到和自己专业沾边的招聘信息就发一下简历,有时自己也迷迷糊糊地不知道投到哪里去了。有一天终于接到一个电话要我去面试,当时真是小小地兴奋了一场,心里感谢神给我这个面试的机会。那是北卡州立大学的一个实验室,面试完了说是两周内给我消息,结果便音信皆无了。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我又接到一个电话, 是一个中国人打来的,我才想起来刚刚发过一个简历的email 像是中国人的。他第一件事就问,你现在是什么签证啊?我说是F1 OPT,他说这个不太好办。最后他要求我去面试,然后再谈签证的事。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我便按约好的时间去面试了。这所大学叫北卡中心大学,和杜克大学在同一座城市。面试我的是一位陈姓中国人,已经是副教授了。他对我的背景还算满意,但还是对我的身份问题比较犯难。面试结束后我就回去等消息了。第二天他打电话过来,说昨天一共面试了4个人,本来你应该是首选,但因为身份不好解决,就选了另外一个人。我心里虽然很失望,但人家特意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原因,心里也很感激了。因为都是中国人我就跟他多聊了几句,我说如果你需要人帮忙我可以暂时给你做volunteer, 他说大学不提倡这么做,这是一种劳动剥削,如果需要人就应该雇用人家。最后他说,如果将来你的身份解决掉了还没找到工作的话,可以来找我。人家说到这份儿上了,我只能致谢道别。心里真的很失落,深深地体会到身在他乡没有根基的感觉。我想自己肯定是找不到工作了,也好,在家呆着吧,除了清贫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本来老公大人也不太愿意我出去工作。我这样想着安慰自己的时候,那个陈教授又打来电话,说他有一个朋友也工作在同一所大学,现在需要一个人,可以帮我把简历转给他的朋友,看看他是不是愿意跟我联系,我自然感激不尽。他的那位朋友也是中国人,姓桑,很快就给我发了email 跟我约面试的时间。经过面试、等待,还是因为身份的事情,最后他决定给我一个temporary 的工作,让我给他完成一个project, 大约需要半年的时间,希望我能给他做完,但中间如果找到其他工作走人他也能理解,我说我不会半路走人的,我暂时不想再找其他工作了。

后来才知道,这两位都是基督徒,原来是主内的弟兄。他们说还是很希望能把我留下来长期干下去的,这需要我们双方的共同努力。神就是这样奇妙,他的作为是人心所不能想到的。真是感谢神,他竟这样眷顾我,我自知自己不配,但他却视每一位儿女为宝贵。只要我们愿意信靠他,把自己完全交给他,我们的担子才轻省。相信神还会用他的方式继续带领我们前面的路。感谢赞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