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明仙姐妹的见证分享 -

今年一月,一连串检查的结果,是我被诊断患***癌1期。三月二号做了手术,三天后医生告知手术切除了所有的癌细胞,我被治好了。不幸罹患癌症,却经手术得治愈。先生与我,心里口里除了感恩还是感恩——为上帝的极大怜悯和恩典。

回望这曾经的死荫幽谷,有过许多次的午夜梦中惊醒时的恐惧,忧心。但更加多的多的是,藉由恒切祷告,上帝赐下了极大的安慰。无数认识不认识的主内中美弟兄姐妹为我祷告。我真能感觉到这许多人的晚祷带来的巨大平安使我每晚都安稳入睡,要知道我可是一直会偶患失眠的。这份属天的,除人意外的平安,也使我们很快能平静地面对现实,并一直伴随我们若干次地出入若干诊所,医院检查,手术及至术后如今的康复。这平安也将陪伴我们到永远。我庆幸,我们有上帝,否则,焦虑,恐惧一定无时不刻地撕扯我和先生。

先生曾鼓励我说:“等你好了,你将不再惧怕任何事情了。因为你连癌症都得过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更可怕的呢?“。 我细想这话,知道自己从来不是斗士,将来也不会是。极软弱的是我,极刚强的是我的主。软弱无助的我,投奔依靠我刚强恩慈的主耶稣,他的能力便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我愿一世软弱,却蒙主基督永远的覆庇。我想先生说这话也就是要我从这次的经历中,学习到凡事多多依靠主。 在主里,不再惧怕。我庆幸,我们有主,否则,软弱无依的我们,在生死存亡之间,谁能成为依托?

我国内的哥姐因无法前来照顾我而着急上火。他们以为, 在异国他乡,生这样一种病却只有上班的先生照顾,难免顾此失彼,一家三口很可能凄凄惨惨, 可怜巴巴的。却不知,我有许多主内弟兄姐妹和朋友爱我关心我。我们插经班的弟兄姐妹一直十分迫切地为我祷告,祈求。一个我亲爱的姐妹,在极其忙碌且非常消耗体力和脑力的工作期间,还多次为我的治疗禁食祷告。Oxford Church of Christ 的长老们,三次聚到我家为我祷告。此外,主内外的朋友在各方面提供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帮助,给我们送餐送花送卡寄蜂胶;陪我看医生做检查。一个我亲爱的姐妹,在我手术回家后,即便身体不适,仍对我关怀备至,多次悉心炖汤做菜送来。一个已战胜癌症的朋友,用自己的经验,信息鼓励和帮助我们。 我单位的领导同时也是主内姐妹,百忙中,亲自炊煮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送来……。点点滴滴,温暖在心。我庆幸,我们有这些天使般的弟兄姐妹和朋友,否则,本已疲惫不堪的先生,一定更加心力交瘁了, 我们家真就是凄凄惨惨的了。

我不能也许也无需分辨说这是上帝加给我的试练又或是爱的管教。这突如其来的疾病,让我不期然地与死亡照了一面。死亡对基督徒来说,本是“歇了世上的劳苦,与主同在,好得无比“。可我实在还舍不下深爱我, 我深爱的先生和儿子。更何况当越过死亡,与主耶稣面对面的时候,我并没有自信他会说:“你是我忠心良善的仆人”。信主多年,我甚至至今未能带我83岁高龄的母亲和我的哥姐们归主。我完全不认为我已准备好了去见主。先生与我祷告最多的是求神怜悯这个家,存留我的性命。但我常常也想,既然一切在神手中,就算主要取走我的性命,他自会安排好一切,我只求主保守我在最后岁月里的表现不致使他蒙羞。结果软弱的我,仍蒙怜悯,得了很及时的医治。感谢上帝赐给我继续在地上侍奉的机会。不敢不立下心志,要常常在主里成长,殷勤作主工,将来不致羞羞惭惭去见主面。

明仙 2010年4月5日于密西西比州牛津市